カテゴリ:記言( 20 )

[有重要更新]Say NO to United Nations' abolish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in 2008 [yaplog]

現在才貼出這篇網頁,也許嫌遲了些。但萬萬沒想到這項由國外發起的投票活動,到今天為止來自臺灣的投票數量,比起估計少了很多。甚至可說是少得可憐。

記得看到新聞的那天,自己的確是在電腦前呆楞了好一會兒。改了msn上的暱稱後也收到了一些回饋,有表示支持也有不以為意的。並無意對其他人的意見發表評論,或是意圖改變誰對這件事的想法。只是聯合國這樣的一個動作所帶來的影響,在未來將會發酵成令人難以想像的後果。

我並不是個不閱讀及不使用簡體字的人。相反的,時常有閱讀簡體資料的機會,甚至在大陸論壇和人交談。但令人難堪的是,當身旁出現不以為意的意見時,一些香港網友的回應讓我覺得辛慰卻又十分無奈。甚至還有人提到想換自己的輸入法,換成倉額輸入的想法。對這件事的反應,也許和自己對文字和歷史的愛好有關。一個足以代表民族文化歷史的語言將在國際舞台上消失,姑且先不論中華民國到底存不存在(或是你要稱為臺灣 臺北......)。身在這環境的人卻如此吝於表達自己意見,甚至是持觀望角度......。

就說到這。有機會看到這頁面你,又願意播出幾分鐘投票的話。麻煩請點網址進入投票頁面。
原頁面已刪除,請見本篇


以下是今天又去投票的留言

It'll be a wrong dicision. by Andrea (24/04/06) Related to Education and the "Say NO to United Nations' abolish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in 2008" petition

I think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is one of the beautiful language in this world. Every single word has it's unique meaning. What I concern about is not the politic intention behind, but the historic symbolism it represents.別讓中國繁體文字獨樹一格的造字法,和優美的形態消失了。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4-25 01:08 | 記言

擠壓 [yaplog]

說過腦動太快以至於快過手絕對不是件好事,像無奈的鏡花筒,當啪喳一聲打開觀景窗卻早已錯失想補捉的畫面。腦中思緒可否比擬無限循環鏡花筒,答案是乾脆不容質疑的否定。

你以為好不容易想起的事和當初全無誤差地相似嗎?

腦中響起中低音質乾淨的女聲同時,下句話已經跑了一半不止,抓回來的又滲雜這一刻流出去。一個個文字像在取笑自己的緩慢逐個從以額頭為中心透射出的空間出現,逝去,出現,又逝去。組合它們的同時,擠落在指間的縫隙。慌亂。滿手是看不見不算髒污又和血腥扯不上邊的......

什麼?




有著百分之六十黑的線條逃走的此時,連聲音也一併消音。
是的,線條的出現同時也帶著相對應的發音。那是一個不屬於自己而更為低沉的女性音質。溫潤的聲音合著線條組合美好的像臺真正真人發音的電子辭典,多國語言,無需電力。

下意識將通過組成的我字消去,仿照密室殺人般找無兇器甚至不讓屍體留下一絲痕跡。於是,愛上尋找第一人稱代名詞。偽裝成證人指證犯人但其實是享受彷彿再次對上脫逃獵物的剌激。樂趣。


無奈何,跳躍式地憶起某位專家學者說過關於想像有天終將變成記憶的事情。無法證明回想這句話的同時是否也滲進想像,但能確定已不完全是當時記憶。

虛構記憶。

乍看之下悚動的四個字但說不定早已不知不覺影響自己。







有時片斷的書寫不一定不代表零碎思緒,下意識押起韻的此時註定得停筆。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27 03:27 | 記言

其實一直記不清書名 part2 [yaplpog]

因為有兩千字的字數上限,這篇分成兩部份貼。


隔天再把小本子裡的東西騰出來時,發現一些愚蠢的錯字(笑)
果然是想睡覺又硬要寫的結果!
不知有沒有人看過一本很舊的科幻小說,書名也有地底或海底幾萬呎或幾萬哩的。
自從看到朱少麟的新書書名,便困惑我許久。
也是一直記不起書名的原因?!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12 19:48 | 記言

其實一直記不清書名 part1 [yaplog]

「你無法找到一個形狀美好的圓的起點和終點。」
這樣的一句話正適合來形容朱少麟的新書。

在第一遍看完此書時,先是一征,爾後浮現這麼句話。闔上書看著書底的敍述又是一征,這句和書底的文字竟有異曲同工之妙。也許有人會認為是已經瞄過不自知,才寫出相似的文字。但這其實巧合到自己也大吃一驚,因為買這本書的過程完全脫離了平時的程序。
先是書名、封面、封底、也許加上書腰,最後是快速隨機地閱讀文句。
相反的是得知新書出版,隨後就疊上了床頭的小椅子。

意外地並不急著閱讀,彷彿是有默契地無需確認品質(笑)


這不是本容許被打斷的書,至少我是這麼認為。但無奈何挑了個頭痛的凌晨,又忘了計算讀完如此規模的作品所需時間和日出的距離,又剛好碰上想說些什麼但真正感想尚未通過作業線的窘境。但有了什麼想法後反而會選擇不說出來也不一定,對一個吐字慢的人,有個轉得太快且非線性的腦袋實在不是件太值得高興的事。


從闔上書隨即開始的書寫到目前為止,對有些科幻又帶著哲學的內容還無法做出回應,倒是模糊地回想起誰誰誰的作品。並非是文筆或鋪陳相似,儘為單純間接的連想。


發現自己相當在意文中一段有關自我和世界的論述,腦袋瞬間閃過許多髮型同樣雜亂的老頭們(苦笑)。其實這種和日常生活扯不上關係又讓人不由自己在課堂討論中包怨這些人有多無聊的問題異常地能引起我的興趣。

也或許討論後不得不回到現實的那股落差感才是吸引我的最大原因?


不知大家是如何看待感想這東西,但就我來說不一定是做出所謂的回應,多數時反而是另一種延伸書寫。

姑且算是藉題發揮。

但極有可能只是下意識不去寫那種,啊我覺得這裡說的真好,哪裡的用字優美,哪裡的意境很棒之類的話。但這並不表示不接受這類型的感想,只是現階段的我選擇如此的描述方法罷了。



暫先歇筆
12. Feb. 2006 05:40AM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12 19:34 | 記言

文? [yaplog]

一直對所謂寫文一說不解,究竟何謂「文」?是否就只侷限在狹獈的範圍內?
Telling a story or just explaining your feeling?
在開始使用blog之後,才漸漸在許多的空間和N百問裡看到如此的疑問。
雖說書寫本應不該有所謂範疇或侷限,但往往一念間就也把自己框在其中了,不是嗎?





攤開今年生日朋友送的書,赫然發現已很久沒看這類以故事敘述為主要形式的書。
除了同人性質的小說外,近年來看的反倒是工具書居多,要不,就是自己把它視為工具書來看。
看歷史背景、探討人性,甚而是case study。
而現在三更半夜的看完這本小說,反而有那麼個懷舊的感覺在(笑)
憑心而論,這本書的文字部份並無特別突出之處,值得看的倒是作者背後想說的話,即便其實已是相當陳舊的話題。
想看的話請自己找「魔羯-謬西」,並沒有興趣在這說故事什麼的。

也許是持續到凌晨四點的閱讀產生了神祕的化學變化,對這樣的小說有了感覺,
最後結局也難得離自己的猜測有小差距。
突然有想再回去看看這類書的念頭,但我想站在書店看到整排這樣的書,想必又會勿勿離去吧= =a

翻閱途中,無奈地發現這是本出身於網路的小說。
網路固然是個相當方便的平台,但也因為幾乎無限制的特質,
養出許許多多其實還有待加強的寫手。
But actually I don't think they're writers.
雖說也是有不錯的高手藏於其中,但整個環境還真讓人看不太到更多的發展空間。
會這麼說倒也不是全盤性的否定。
只是閱讀習慣一直在變的自己,對所謂網路小說這部份幾乎已經完全捨棄。
更惶論曾經一小時內就能飆完一本的言情小說。





或許,只是或許。
哪天會來個閱讀的復古之旅也說不定(笑)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08 15:21 | 記言

FLASH雜感 [yaplog]

(網頁突然斷掉,重打 = =)
依舊是看程式碼看到頭暈,來換個心情。


因為某些原因重新開始架設自己的網站,不改不打緊,單單為了要讓選單動態化就折騰了我一整個下午 = =,事後才知道原來gotoAndPlay不支援MovieClip上的button。還得多謝網上前輩們的指點,以下是常用的論壇↓大力推薦

micromedia使用者論壇
http://mmug.com.tw/forum/search.php?search_author=Kyle&sid=f635fe052a7a07343338c4584a6003da
(因新版型bug問題,不直接設成連結)

其實玩flash到目前為止都只能算是自己的興趣,在學校修的那幾個學分只能算是基礎中的基礎、初級中的初級。問題永遠不會在課堂上出現,程式bug老師永遠不會提及(苦笑)。自己摸索的結果是狂看程式碼看到噴血,但想要玩出個什麼名堂,這些乍看下像外星語的東西還是跟它熟絡些比較好。玩到現在,發現真正難解決的並不是欠缺美工技巧還是應付不來程式碼這種東西。反到是各式各樣的瀏覽器和不同等級的軟體!一直到現在都還硬是不更新軟體就是因為flashplayer 8播放舊版本執行檔時會出現bug,而flashplayer 7又不支援新版本的特效= =。唉~該是來升級了。舊檔抓進去改改就好,新的東西進不來才是麻煩Orz。



別再想一個程式走天下,整合的時代早已來臨!
同類型的軟體最好還是都摸過一遍(好吧,至少也看過長怎樣總不過份吧!)
[PR]
by ibara_sklave | 2005-12-09 17:10 | 記言

以貌取書?! [yaplog]

其實是早該寫上的一篇,拖到現在才弄上來。


幾週前在高雄某書局晃了幾圈,發現屏除已經知道內容的書之外,自己到頭來還是visual animal。由書名書背構成的一小方範圍,說小不小,說大,其發展空間還真是足以傷透任何一個設計人的腦筋。

大出版社發行的套書多半有著固定的書背規格,黑底白字新細明體黃底黑字新細明體白底黑字細圓體......一字排開帶來的整體感的確能吸引顧客的第一目光。不過我也沒好奇到自己在各書店做抽樣,問問大家購買這類書是buying with purpose or not;有沒有注意過各色對比所附加在書上的價值感,和各出版社風格之間的關係。即使是同出版社,為了區分不同屬性出版物還是會在書背上作些文章。大師系列穩重沉靜;懸疑系列暗黑詭譎;設計系列尖銳對比;流行系列鮮快明亮......一時只先想到這些概括的大分法,但其實有更為復雜無法單純分類的分流。

再走進一點,整齊劃一的制服軍間的雜色兵(笑)有時反而能抓住顧客的注意。牛皮紙或其他紙質;具設計感的封面延伸;各種變型的大小;甚至是特殊的包裝等等。在知道內容為何以前,不可否認的這種非制式化設計的書多半較能吸引我的注意(本人有亂摸紙的習慣XD),但常在翻閱內容後失望地放回架上。嗯,這是題外話了。

逛書店,除了滿足書單上的單項瘦了荷包之外,享受各家出版社和刊物之間互相競爭的行銷策略也不失為一樂趣。無論是再學術再獨術一格的著作,只要進了台灣出版業一般通路,還是得和花花綠綠的大眾做競爭。差別就在誰上TOP10誰擠成沙丁魚誰以正面見人誰躺平誰自己有專櫃。^ ^




話說回來,非一般通路的著作買起來還真是有趣。
胃痛時的碎碎唸Orz
[PR]
by ibara_sklave | 2005-12-07 12:43 | 記言

臺北人雜感 [yaplog]

青春是檀木衣櫃裡高掛的外衣

漆黑青春上繡金龍影已歇息

十只朱紅丹蒄 盈不住滾燙妒嫉

年華紛飛 落地

暮垂夕陽不留情

吐息 徒消瘦了身影

但綾羅綢緞不再的身軀

承受不住打擊






<臺北人-白先勇>

不可否認的,對這種民初沒落貴族文學有著一定程度的著迷。泛黃的書頁,飄散陳年霉味的木箱......文字彷彿就在這般氛圍下緩聲前進。這該說是種懷舊的奢華風情,思緒遊走在既真實卻又虛幻的場景,原本撫著書頁的指尖彷彿也在迷迷糊糊中再次觸及母親當年那件淺粉色滾邊的出嫁衣。


對我來說,迷幻搖滾和五六零年代所謂的靡靡之音有著一樣刺激腦內分泌的作用,但任何的翻唱不在此討論範圍內。家中也曾經有過傳統黑膠唱片和唱機,但在幾次搬家途中忍痛丟棄。現在想想仍是十分後悔,奈何當時年紀尚小的自己並沒料到將來會對音樂有著奇怪的喜好。在尚未有足夠經濟能力蒐集這些唱片前,還是乖乖先買我的CD。


嗯,寫一寫又變成雜感,日記的題目更難定= =a。
原本只要貼上之前的隨手短句(這在我眼中尚不能稱作詩),結果還是回到音樂的話題上。仔細想想要是狠下心買齊仍在清單上的CD,那陣仗一定相當可觀,大概會被罵到臭頭吧,哈!
[PR]
by ibara_sklave | 2005-09-01 15:08 | 記言

陰錯陽差地看了最後一場紅樓夢 [yaplog]

陰錯陽差地看了最後一場紅樓夢

隔了一天再看到節目冊,心中仍是滿滿的感動。認識雲門雖只不過短短幾年時間,但對於看過的舞碼卻都有著深刻的記憶。流浪者之歌、水月、竹夢到封箱前最後一場的紅樓夢。誰跳什麼角色舞技又是如何,其實並不那麼重要。坐上觀眾席,音樂一起,只剩自己和眼前的舞者們所營造出來的氛圍,才在在令人著迷。

猶記得看竹夢那時,開場前林懷民的一席談話讓自己豁然許多。何謂真正懂舞?我想就連舞在臺上的舞者們也沒有人能自信地說自己真的懂舞,縱使熟知再多表現手法,看起來也只不過是一堆理論文字堆疊出的生硬圖像。那倒不如自己體會個說不出來的感覺要來得珍貴,對表演者而言也或許才是他們所期盼能帶給大家的東西。

同樣都是現代舞,為什麼有些舞碼就是值得一看再看,甚至收藏?八股一點的說法是看舞的內容深刻與否,但事實也是如此。你可以不要鑽研編舞者到底想藉著舞者說些什麼故事。更多的時候,只是來自於舞者們互相的接觸和互動出的一種和協地移動方式。放輕鬆點去想像,當自己也做出同樣動作的同時,心中會是如何的情感流露。也許,這麼一來就不用再跟別人抱怨雲門的舞難懂,也不用隨著某大報或是某大舞評的話起舞。

大可自豪地走出表演廳說你『感覺』到了什麼,勉強地重覆別人的話只會讓人厭煩。






最後的小小願望:
高雄的表演場地已經夠爛了,
看表演的人可不可以自重些。

不想為了日文編碼改字了,再次以圖片形式上傳。(已改為文字形式)
真正的心得,等有那心思再寫。
[PR]
by ibara_sklave | 2005-04-18 15:20 | 記言

電影筆記一 [yaplog]

這學期修了兩門電影相關課程
在寫完中文版的電影文學作業後
心中真是滿滿的感想
為了維持原貌
以下文字為gif形式


c0113238_17311618.gif







後記: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最後一段是寫給別人看的
事實上我仍走不出企圖填滿空缺的執念中
也許是真的看清了什麼
但仍會沈浸在小細節裡動彈不得

承認自己是”非常”容易受文字影響的人
就連自己寫的東西都不例外
常在看完電影或讀完一本書後
把心情弄到谷底
是種相當變態的沈澱
自殘式的浸淫,其實......
但目前階段的我還是頗愛無病申吟
要不要聽
That is your business.

再後記:
原本想將圖片形式改為文字,無奈何有二千字的上限只好作罷。

[PR]
by ibara_sklave | 2005-01-11 02:07 | 記言


REBOOT,開幕!/黄底紅心的雙手交叉 jump/虜/總是慢半拍的初心廢/缸底魚/マニア/参列者/○○病確認


by ibara_sklave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

全体
公告
私語
記言
篇章
繪相
樂音
人形

最新の記事

murmur - 2016/..
at 2016-12-04 02:31
murmur - 2016/..
at 2016-09-13 04:08
murmur - 2016/..
at 2016-06-07 22:42
murmur - 2016/..
at 2016-03-23 22:49
murmur - 2015/..
at 2015-10-30 04:13

以前の記事

2017年 12月
2016年 12月
2016年 09月
2016年 06月
2016年 03月
more...

link


↑就是這裡

↑人形站

↑製衣站 (人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