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02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擠壓 [yaplog]

說過腦動太快以至於快過手絕對不是件好事,像無奈的鏡花筒,當啪喳一聲打開觀景窗卻早已錯失想補捉的畫面。腦中思緒可否比擬無限循環鏡花筒,答案是乾脆不容質疑的否定。

你以為好不容易想起的事和當初全無誤差地相似嗎?

腦中響起中低音質乾淨的女聲同時,下句話已經跑了一半不止,抓回來的又滲雜這一刻流出去。一個個文字像在取笑自己的緩慢逐個從以額頭為中心透射出的空間出現,逝去,出現,又逝去。組合它們的同時,擠落在指間的縫隙。慌亂。滿手是看不見不算髒污又和血腥扯不上邊的......

什麼?




有著百分之六十黑的線條逃走的此時,連聲音也一併消音。
是的,線條的出現同時也帶著相對應的發音。那是一個不屬於自己而更為低沉的女性音質。溫潤的聲音合著線條組合美好的像臺真正真人發音的電子辭典,多國語言,無需電力。

下意識將通過組成的我字消去,仿照密室殺人般找無兇器甚至不讓屍體留下一絲痕跡。於是,愛上尋找第一人稱代名詞。偽裝成證人指證犯人但其實是享受彷彿再次對上脫逃獵物的剌激。樂趣。


無奈何,跳躍式地憶起某位專家學者說過關於想像有天終將變成記憶的事情。無法證明回想這句話的同時是否也滲進想像,但能確定已不完全是當時記憶。

虛構記憶。

乍看之下悚動的四個字但說不定早已不知不覺影響自己。







有時片斷的書寫不一定不代表零碎思緒,下意識押起韻的此時註定得停筆。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27 03:27 | 記言

墨線參 [yaplog]

c0113238_1634954.jpg
TooL * Photoshop 7.0 線稿 * 白金牌墨筆小楷


打版打到煩的產物(笑),下次還是希望能用真的粉彩上。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22 12:41 | 繪相

就這樣 [wretch]

不知名問卷,從hirokimi家捲來(被點到orz)

(noch mehr )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22 02:59 | 私語

I'm not the angle [yaplog]

c0113238_15544060.jpg
TooL * Photoshop 7.0 / mouse  original size * 600x300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14 13:39 | 繪相

其實一直記不清書名 part2 [yaplpog]

因為有兩千字的字數上限,這篇分成兩部份貼。


隔天再把小本子裡的東西騰出來時,發現一些愚蠢的錯字(笑)
果然是想睡覺又硬要寫的結果!
不知有沒有人看過一本很舊的科幻小說,書名也有地底或海底幾萬呎或幾萬哩的。
自從看到朱少麟的新書書名,便困惑我許久。
也是一直記不起書名的原因?!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12 19:48 | 記言

其實一直記不清書名 part1 [yaplog]

「你無法找到一個形狀美好的圓的起點和終點。」
這樣的一句話正適合來形容朱少麟的新書。

在第一遍看完此書時,先是一征,爾後浮現這麼句話。闔上書看著書底的敍述又是一征,這句和書底的文字竟有異曲同工之妙。也許有人會認為是已經瞄過不自知,才寫出相似的文字。但這其實巧合到自己也大吃一驚,因為買這本書的過程完全脫離了平時的程序。
先是書名、封面、封底、也許加上書腰,最後是快速隨機地閱讀文句。
相反的是得知新書出版,隨後就疊上了床頭的小椅子。

意外地並不急著閱讀,彷彿是有默契地無需確認品質(笑)


這不是本容許被打斷的書,至少我是這麼認為。但無奈何挑了個頭痛的凌晨,又忘了計算讀完如此規模的作品所需時間和日出的距離,又剛好碰上想說些什麼但真正感想尚未通過作業線的窘境。但有了什麼想法後反而會選擇不說出來也不一定,對一個吐字慢的人,有個轉得太快且非線性的腦袋實在不是件太值得高興的事。


從闔上書隨即開始的書寫到目前為止,對有些科幻又帶著哲學的內容還無法做出回應,倒是模糊地回想起誰誰誰的作品。並非是文筆或鋪陳相似,儘為單純間接的連想。


發現自己相當在意文中一段有關自我和世界的論述,腦袋瞬間閃過許多髮型同樣雜亂的老頭們(苦笑)。其實這種和日常生活扯不上關係又讓人不由自己在課堂討論中包怨這些人有多無聊的問題異常地能引起我的興趣。

也或許討論後不得不回到現實的那股落差感才是吸引我的最大原因?


不知大家是如何看待感想這東西,但就我來說不一定是做出所謂的回應,多數時反而是另一種延伸書寫。

姑且算是藉題發揮。

但極有可能只是下意識不去寫那種,啊我覺得這裡說的真好,哪裡的用字優美,哪裡的意境很棒之類的話。但這並不表示不接受這類型的感想,只是現階段的我選擇如此的描述方法罷了。



暫先歇筆
12. Feb. 2006 05:40AM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12 19:34 | 記言

文? [yaplog]

一直對所謂寫文一說不解,究竟何謂「文」?是否就只侷限在狹獈的範圍內?
Telling a story or just explaining your feeling?
在開始使用blog之後,才漸漸在許多的空間和N百問裡看到如此的疑問。
雖說書寫本應不該有所謂範疇或侷限,但往往一念間就也把自己框在其中了,不是嗎?





攤開今年生日朋友送的書,赫然發現已很久沒看這類以故事敘述為主要形式的書。
除了同人性質的小說外,近年來看的反倒是工具書居多,要不,就是自己把它視為工具書來看。
看歷史背景、探討人性,甚而是case study。
而現在三更半夜的看完這本小說,反而有那麼個懷舊的感覺在(笑)
憑心而論,這本書的文字部份並無特別突出之處,值得看的倒是作者背後想說的話,即便其實已是相當陳舊的話題。
想看的話請自己找「魔羯-謬西」,並沒有興趣在這說故事什麼的。

也許是持續到凌晨四點的閱讀產生了神祕的化學變化,對這樣的小說有了感覺,
最後結局也難得離自己的猜測有小差距。
突然有想再回去看看這類書的念頭,但我想站在書店看到整排這樣的書,想必又會勿勿離去吧= =a

翻閱途中,無奈地發現這是本出身於網路的小說。
網路固然是個相當方便的平台,但也因為幾乎無限制的特質,
養出許許多多其實還有待加強的寫手。
But actually I don't think they're writers.
雖說也是有不錯的高手藏於其中,但整個環境還真讓人看不太到更多的發展空間。
會這麼說倒也不是全盤性的否定。
只是閱讀習慣一直在變的自己,對所謂網路小說這部份幾乎已經完全捨棄。
更惶論曾經一小時內就能飆完一本的言情小說。





或許,只是或許。
哪天會來個閱讀的復古之旅也說不定(笑)
[PR]
by ibara_sklave | 2006-02-08 15:21 | 記言


REBOOT,開幕!/黄底紅心的雙手交叉 jump/虜/總是慢半拍的初心廢/缸底魚/マニア/参列者/○○病確認


by ibara_sklave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カテゴリ

全体
公告
私語
記言
篇章
繪相
樂音
人形

最新の記事

murmur - 2016/..
at 2016-12-04 02:31
murmur - 2016/..
at 2016-09-13 04:08
murmur - 2016/..
at 2016-06-07 22:42
murmur - 2016/..
at 2016-03-23 22:49
murmur - 2015/..
at 2015-10-30 04:13

以前の記事

2017年 12月
2016年 12月
2016年 09月
2016年 06月
2016年 03月
more...

link


↑就是這裡

↑人形站

↑製衣站 (人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